初识穰苴
2015-05-01 10:15:00

    公元前536年,也就是孙武16岁那年,是对孙武一生产生重大影响的一年。  

    孙武15岁的时候,全部结束了在“庠序”的课程,以每门功课全优的成绩毕业。毕业后,孙武参加了严格的“五射”、“五御”技能强化训练。“庠序”课程中尽管设立了“射”“御”课程,但只是些基础,是一些基本功。来到强化训练营后,孙武才真正领悟到了“射”和“御”的精髓。那千变万化的射箭技巧和驾驭技术,一下子激发起孙武极大的热情。尽管训练很苦,但孙武却是乐在其中。

    经过一年的严格训练,在最后的挑选赛中,孙武过关斩将,以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,获得个人第一名,并且代表莒邑参加了九月在齐都临淄城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射、御逐赛。  孙武已经不只一次来过临淄城,但这一次孙武的心情与以前大不相同,既兴奋,又有点紧张。校军场四周布满甲兵,个个手执戈矛,盔明甲亮,英姿威严。点将台上,齐景公端坐在正中,文武大臣列立两旁。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赛选手,采用淘汰赛,进行一一角逐。选手们熟练的技术和精彩的表演,不时赢得齐景公及文武大臣一阵阵热烈的欢呼。孙武依靠扎实的基本功和娴熟的“射”、“御”技术,最后淘汰了所有的选手,获得了第一名。

    孙武在场上的一举一动,引起坐在景公旁边的一位将军的极大关注。这个人就是大将军田穰苴,又称司马穰苴。田穰苴是孙武的同宗叔叔,与孙武的父亲孙凭同辈,并同在朝中为官。他早就听孙凭讲起过这个侄儿,今日一见,果然是将门之后,国家栋梁之才。望着赛场上往来驰射的孙武,田穰苴顿感到这个侄子将来前途无量。于是,他决定把自己毕生所学传予这个晚辈。

    比赛结束后,田穰苴派人把孙武叫到了自己的司马府。孙武早就听祖父孙书和父亲孙凭说起过同族的这位叔父,脑子中早就塞满了有关他的传奇故事。

    田穰苴也是陈完的后代,是陈完后庶出的平民布衣,不是嫡传,故地位卑贱,虽然长期于闾伍之中,才能出众,战功卓著,但因出身不是贵族,所以一直没有被提拔重用。 

齐景公继位之初,齐国的邻邦晋国、燕国先后入侵齐国。晋军侵占了齐国的阿、甄两邑,燕军则一路打过黄河。齐军大败,齐都临淄岌岌可危。齐景公整天忧心忡忡,束手无策。晏婴向齐景公推荐了田穰苴,建议齐景公任用田穰苴为将。晏婴说:“穰苴虽为田氏庶孽,然其人文能附众,武能威敌,愿君试之。”齐景公闻言大喜,忙从军中召来田穰苴,“与语兵事,大悦之”。遂任命田穰苴为将军,命他率军抵御晋、燕之师。

田穰苴知道自己出身卑贱,由一般庶卒一跃而成为三军统帅,恐难服众。于是他对齐景公说,自己出身微贱,今日有幸被景公委以重任,但自己在军中并无威信,他希望景公派一位宠臣到军中做监军,这样才能压得住阵脚。  

对景公来说,派个宠臣做监军,正中其下怀。一来可以作为国君的耳目,随时向他报告军队的情况;二来可以以朝中权贵的身份助出身微贱的田穰苴一臂之力。所以,景公不加思索便答应派宠臣庄贾做监军。 

田穰苴辞别景公时,便与庄贾相约:明日日中会于军门。庄贾漫不经心地答应了。 

次日晨,田穰苴先到军中,集合军士,“立表下漏”计时以待监军庄贾。  

庄贾平素娇贵,自以为田穰苴将军已到军门,而自己是监军,早到晚到不要紧。亲戚左右来送他,他便留下他们饮酒,早将田穰苴“日中会于军门”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了。 

直到傍晚,庄贾才醉醺醺地来到军中。田穰苴问:“你为什么迟到?” 

庄贾醉眼朦胧地说:“我的亲戚朋友设宴为我送行,所以我就留下喝酒了。”田穰苴大怒,道:“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,临军约束则忘其亲,援枹鼓之急则忘其身。今敌国入侵,邦内骚动,士卒暴露于境,君寝不安席食不甘昧,百姓之命皆悬于君,何谓相送乎!”说完,田穰苴向负责军法的军正问道:“按军法对迟到者该如何处置呢?”军正回答:“当斩!”田穰苴立即喝令将庄贾推出斩首示众。  

庄贾的手下见庄贾性命难保,知道能救庄贾的只有景公,于是飞奔入朝,向景公报信。景公闻讯也大吃一惊,急忙遣使者持节杖赶到军中赦庄贾之罪。等使者赶到军中,庄贾早已人头落地。三军之士见田穰苴砍下齐景公宠臣庄贾的头颅,并将其挑在竹竿上示众,无不吓得两股战栗。  

齐景公的使者乘坐马车赶到,传达景公的旨意,田穰苴威严地说:“将在外,君令有所不受!”使者还想啰嗦,田穰苴厉声问军正:“军营中不能跑马。今使者在军营中奔驰,该当何罪?”军正回答:“当斩!”使者闻言,顿时吓得面无人色,生怕自己成了庄贾第二。田穰苴说:“国君的使者不可以杀。”于是命令将使者的车夫斩首,将马车左边的马杀死,并砍下马车左边的立木,算是代替对使者的处罚。使者保住了性命,狼狈逃回朝中向景公复命去了。三军将士见状,都知道了田穰苴将军军纪严明,不禁对田穰苴肃然生畏。  

田穰苴斩庄贾立威之后,又深入士卒之中,亲自检查营房、饮食和医药之类的事,与士卒亲切交谈,并将自己的粮食俸禄拿出来分给士卒,自己分到的粮食是全军中最少的。对伤病体弱的士卒,田穰苴要求他们先休养三天后,再参加军事训练。  

田穰苴一系列的治军措施,激励和增强了士气,连病者都争相奋出,为之赴战。出战之日,齐军士气高涨,以致晋军见状,不战而退;燕军闻讯,渡河而逃。田穰苴率师追击敌军,夺回阿、甄二城,平定了黄河两岸,然后凯旋而归。 

 齐景公与诸大夫到齐都郊区迎接田穰苴并慰劳士卒,对田穰苴以礼相待。入齐都后,景公又亲自到田穰苴下榻处看望,尊称他为大司马,还为他建造了司马府。此后,大家都尊称田穰苴为司马穰苴。

孙武怀着崇敬的心情拜见了田穰苴。田穰苴对自己的这位侄子也是亲切有加。叔侄二人促膝长谈,无话不说。从谈话中,田穰苴看出孙武志向远大,天资聪明,心中更加喜爱。夜深了,田穰苴拿出自己根据从军经验编写的兵法(后世称《司马穰苴兵法》)郑重地交到孙武手中。孙武见叔父对自己如此器重,自是从内心感激不尽。 

辞别叔父田穰苴,孙武捧着简书看了一夜。简书中“以战止战”、“忘战必危”、“好战必亡”等战争理论,深深触动了孙武的内心,使孙武初步领悟到了战争的禅机。